最好的NAD+前体是NMN,NR,NA还是Trp?

0 Comments

不可否认的是,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和烟酰胺核糖(NR)是目前市场上最知名的NAD+前体补充剂,其次是烟酸(NA),烟酰胺(Nam)和色氨酸(Trp)。 [1] 除色氨酸外,所有这些前体均为维生素B3衍生物。

色氨酸是广泛出现在各种食品中的一种氨基酸, 一直被认为是最无效的NAD+前体。因为色氨酸在转化为NAD+之前必须经过最复杂的途径。我们体内的NAD+水平通过三种独立的途径来维持[2]:

  • Preiss-Handler途径(NA至NAD+)
  • 从头合成途径(色氨酸到NAD+)
  • 补救合成途径(NR,NMN到NAD+)
图表

2016年, 一项关于NR安全性和生物利用度的研究,测试了小鼠体内NR的三种前体,得出的结论是:当时,NAD+三种前体中,NR能够产生最高水平的NAD+[3]。

自2015年以来,大多数权威网站和博客都将NR视作最佳的NAD补充剂。现如今,该信息已过时。

如今,人们主要的关注点在NMN上。

如果使用Google趋势工具来比较NMN和NR,可以看出,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NMN比NR愈加受欢迎。(红线是NMN,蓝线是NR)

数据

曾倡导将白藜芦醇作为抗衰老膳食补充剂的哈佛医学院教授戴维·辛克莱尔(David Sinclair)博士就极力推荐人们使用NMN,他自己每天也在坚持服用NMN,以此来促进 自身DNA修复,延缓衰老。

那么,作为NAD+的前体,现在NMN是否比NR更好?

坦白地说,截止到目前,尚未有临床研究中对烟酰胺核糖苷(NR)和烟酰胺单核苷酸(NMN)进行过全面的研究,以验证是否能产生比另一种能量少的NAD+。我们将以下几种方式比较NMN和NR:

NMN补充品牌比NR品牌更多

如果您在亚马逊上搜索NMN或烟酰胺单核苷酸补充剂,会显示出来自30多个供应商的180多种NMN补充剂,并且数量每周仍在增加。对比较为明显的是,搜索结果中仅出现两个NR补充剂。而大多数的NR补充剂都使用是以烟酰胺核苷氯化物的形式存在的品牌原料-Niagen或Tru Niagen。

终端产品客户在购买各种形式的NMN补充剂产品(例如粉剂,片剂,胶囊剂,喷雾剂等)时有更多选择。但是NR购买者则没有。

NR是Chromadex独家获得专利的NAD+前体。

如果您是补品制造商,并且想从中国购买一些NR生产原料,并将其用于新的抗衰老补品配方中,请谨慎使用NR原料。因为这样的做法是侵犯其NR专利,根据专利法规定,在专利有效期内禁止在全球范围内销售NR成品剂型。

因此,如果您是补充剂品牌供应商或制造商,则在使用NR时要小心。相反,NMN没有这种专利问题。 NMN是最直接的NAD+前体,就像人类的空气和水一样。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申请空气或水的专利来阻止人们使用空气或水。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NMN补充剂品牌的原因。

NMN分子比NR更有效

NMN是NAD+的直接前体,它通过NMNAT酶容易直接转化为NAD+。

NR是NAD+的间接前身。为了合成NAD+,NR需要遵循两条途径:

(i)NR必须先进行磷酸化作用转化为NMN,然后再转化为NAD+,

转化

(ii)NR必须通过五步途径达到NAD +合成(NR→Nam→NAMN +→NAAD +→NAD +)[4]

但是,第二种方法(从头合成途径)存在很大的问题。从头合成途径中,酶促速率是受限的,这意味着您可以摄取再多的B3或色氨酸,并不会使NAD+水平高于基线。

补充NMN或NR可以通过补救途径进行NAD+合成,这实际上是另辟蹊径,可实现不受限制的NAD+合成,从而将您的NAD+水平明显提高至基线以上。

由于NR必须先转换为NMN,然后再转换为NAD+,因此NMN是提高NAD+水平的最佳选择。

NMN有其独特的转运蛋白,NR却没有

NMN是直接的NAD+前体,可以在细胞中有效利用。

新发现的NMN转运蛋白基因SLC12A8显示,NMN直接进入细胞,而进入细胞之前没有变成NR。[5]实际上,NMN拥有独特的即时运输系统。研究发现,当细胞中NAD+含量较低时,它们会通过表达更多SLC12A8转运蛋白来做出反应,从而能够有效吸收血液中的NMN。 SLC12A8转运蛋白基因在许多组织中产生作用,并且小肠中含量丰富,NMN可以在在2-3分钟内迅速被肠道吸收,在10-30分钟内转化为NAD+(小鼠研究)。由此可见,NMN是更有效的NAD补充,并且比NR更先进。

NMN比NR更稳定

在小鼠和人体研究中,已证实NR高度不稳定,并迅速降解为常规维生素B3。降级为B3的NR只能通过酶促速率受限的从头途径进行,无法将您的NAD+水平提高到基线以上。[6]

另一方面,NMN在体内高度稳定,因此可以更好地利用不受限制的挽救途径,并使NAD+水平显着高于基线。

此外,NMN在化学和物理特性方面比NR更稳定。室温下的NMN粉末稳定,可长时间运输和储存。

综上所述,稳定性意味着人体可以吸收更多的NAD。

NMN比NR具有更高的生物利用度(吸收)

在一项小鼠研究中,NMN通过肠道吸收,并在2-3分钟内就在血液中检测到。在15分钟内,NMN被完全吸收到细胞组织中,随后转化为NAD+以备进一步使用。[7]

服用NR的小鼠肝脏中的NMN在约3-4小时后可检测到增加。在7.7小时时,血液中的NAD+比基线浓度增加了2.7倍。[3]

同样,一项人类研究表明,在1000毫克剂量的NR后,全血中的NR水平在3小时左右达到峰值。[8]因此,NR可能需要2到3个小时才能通过肠道吸收,或者某些NR在转化为NMN之前被降解为烟酰胺。

由此看来,NMN在几分钟内就可以通过肠道吸收,而NR可能需要3个小时左右。

NMN可以增强耐力,而200mg剂量内,NR却达不到

朗达帕•特里克博士对戴维•辛克莱进行了面对面的采访。在此YouTube视频中,戴维•辛克莱博士谈到了NMN和NMN相对于NR的优势。他说,在相同的200mg剂量下,NR不会增加耐力,但是NMN却可以。

他在这次采访中提到的马特·凯伯莱因(Matt Kaeberlein)在延长SIR2使用寿命后,现在就致力于研究狗的衰老。 马特还发表了一篇文章,将NR和NMN进行了比较,只有NMN在他的疾病模型中起作用,这是一种线粒体疾病,其中那些动物确实需要提高NAD+水平。

所以,在这方面 NMN是更好的选择。

一项小鼠研究发现,口服NR补充剂(每千克体重200毫克)只会提高肝脏中NAD+的水平,无法提高肌肉中的NAD+水平。 [9]

《国际运动营养学会杂志》 2016年发表的一项针对小鼠的烟酰胺核糖苷研究表明,烟酰胺核糖苷会使大鼠的运动表现降低35%。[10]

与NR不同,通过跑步机运行时间测量,NMN可以提高60%的身体机能,并且使运动耐力提高两倍,达到甚至超过年轻小鼠的水平。 [6]

NMN比NR具有更多优势

NMN拥有许多强大的优势。NMN可以在小鼠研究中做一些NR不能做的事情。

在评估弗雷德里希共济失调(FRDA)(一种罕见的儿童遗传性心脏病)的疗效时,发现NMN在NR治疗失败的地方是成功的[7]

在阿尔茨海默病小鼠模型中,皮下注射NMN可减少-淀粉样斑块的产生。阿尔茨海默病被广泛认为是由-淀粉样肽的产生和沉积引起的。NMN能减少-淀粉样肽的积累,而NR则不能。尽管NR减少神经炎症、减少海马细胞死亡、改善认知功能,但它没有减少淀粉样斑块产生。

NMN比NR更有前途

目前,对NR的研究要比对NN的研究更多。但是,全世界正在进行许多NMN临床研究。有待解决的NMN临床试验数量超过了NR,并且在2020年将揭示出更具说服力的结果。

当前,NMN的制造成本很高。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NMN散装粉制造商加入NMN供应市场,以及抗衰老补充剂和化妆品市场传达出更多的NMN需求,在未来几年的大规模生产和激烈的市场竞争下,终端NMN产品的价格必将急剧下降。

作为一种新型的通用化合物,应在阿尔茨海默氏病,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方面对NMN进行更有益的研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