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聚焦p53与细胞衰老

0 Comments

编辑推荐:

  从1979年发现至今,P53已经历经30多年的岁月,30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人们对p53基因的认识经历了癌蛋白抗原—癌基因—抑癌基因的三重转变,关于p53的文章层出不穷,每当我们觉得离p53的真相接近之时才发现,p53仍是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近期来自麻省大学医学院的一个研究小组又挖掘出了p53不同知情人认知的新作用机制,为我们更深入了解这一明星基因提供了新的资料。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Nature杂志上。赛业生物干细胞转基因/诱导分化肿瘤细胞技术服务咨询

生物通报道:从1979年发现至今,P53已经历经30多年的岁月,30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人们对p53基因的认识经历了癌蛋白抗原—癌基因—抑癌基因的三重转变,关于p53的文章层出不穷,每当我们觉得离p53的真相接近之时才发现,p53仍是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近期来自麻省大学医学院的一个研究小组又挖掘出了p53不为人知的新作用机制,为我们更深入了解这一明星基因提供了新的资料。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Nature杂志上。

领导这一研究的是麻省大学医学院Joel D. Richter教授,这位科学家对于发育与疾病过程中的调控机制十分感兴趣,至今已发表相关研究成果多项,尤其是有丝分裂,减数分裂过程中的机制。

mRNA的3’端被一段“非模板”的腺嘌呤(即polyA尾端)所覆盖,其作用是增强它们的翻译。polyA聚合酶Gld2被序列特异性CPEB蛋白引导到3’端未翻译的区域。赛业生物干细胞转基因/诱导分化肿瘤细胞技术服务咨询领 取

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发现p53肿瘤抑制因子不只是简单地被Gld2多聚腺苷酰化。而是Gld2可以将一个A添加到miR-122小RNA上,从而使其稳定。这种腺苷酰化的miR-122/RISC复合物然后通过在其3’端未翻译区域结合目标点来抑制CPEB的表达。如果CPEB不被miR-122抑制,那么CPEB将与p53的3’端未翻译区域结合,并结合一种不同的polyA聚合酶,即Gld4。这些数据反映了p53 mRNA的翻译控制的一个以前人们不知道的层级关系,这一层级关系导致细胞衰老。

这种小RNA:miR-122具有许多重要的作用,之前的研究发现肝癌组织miR-122的表达与肝癌细胞周期调控密切相关,最近的研究又显示,miR-122可以通过影响p53蛋白的稳定性和转录活性,调节细胞周期蛋白Cyclin G的表达,从而降低癌细胞的侵袭性。这些都说明了这种小分子与p53的关系密切。这对于深入了解p53的作用具有重要的意义。

除此之外,有关p53,近期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研究人员也获得了新进展,他们证实一个重要的肿瘤抑制因子p53的某些突变可导致蛋白质发生错误折叠从而在细胞内积聚。这不仅破坏了正常p53的保护功能,同样还可累积其他相关蛋白,从而导致癌症的发生。

过去的研究表明大约有一半的癌症中都存在p53基因突变,从而科学家们将其视为开发新型癌症治疗的重要靶点。而这项研究揭示了突变p53在癌症中一个新的作用机制:p53突变使得p53蛋白丧失了它的保护性功能,并导致这些蛋白质改变形状,相互之间发生聚合,开始在细胞内积聚。研究结果表明大约1/3的p53突变细胞存在这样的作用机制。

研究人员还发现突变可能导致p53获得了完全不同的特性,进而从抑癌因子转变成为了加速肿瘤生长的物质。在进一步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突变p53似乎还与细胞内的调控分子p63和p73形成了积聚物,从而导致这些调控分子丧失了自身的功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