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常识的长寿研究:Michael Ristow教授长篇访谈

0 Comments

长寿科技是近些年来发展很快的领域,同时这里也经常因为各种用力过猛的营销操作,出现各种“伪科学”的笑话,甚至可能是坑蒙拐骗的事件。要想不被各种所谓的专家和营销套路,那就得关注最前沿的研究成果。下面分享给大家一个长篇访谈,希望能澄清大家对健康的很多误解。

 

迈克尔·里斯托(Michael Ristow)博士,是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教授、能量代谢领域的国际知名专家。他衰老的研究成果可能让许多人感到惊讶:我们的细胞把氧气和食物转化成能量时产生的自由基不仅无害,甚至可以减慢身体的衰老速度。

 

尽管这些研究让普通大众觉得出乎意料,但对于许多衰老领域的研究人员来说,这是众所周知的秘密,这个现象就是所谓的“毒物兴奋效应”(hormesis)。当我们在运动,节食或洗桑拿时都产生这种现象。

那么,这种作用背后真正的原理是什么?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利用它来促进人类健康呢?

 

第一部分:自由基不是你的敌人

 

【问】能量代谢与衰老有何关系?

Michael Ristow】:我的背景是临床医学,专门研究糖尿病和肥胖症,这显然与新陈代谢密切相关。在实验室中,我们开始越来越关注线粒体以及线粒体将营养物质转化为细胞能量的过程,这引起了我们对衰老的研究兴趣。在当时,线粒体产生的活性氧自由基还被认为是无用的副产品,甚至说是有害的。

 

【问】是的,当时人们普遍认同“ 衰老的自由基理论 ”,这个理论现在怎么样了?

 

【Michael Ristow】:这个理论已经消亡了,衰老的自由基理论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然后学者们进行了数十年的研究,从科学的角度讲,这都是非常好的研究,但是这些研究主要是处于人工设定的环境中,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从未发现过高剂量的自由基。在健康的生物体或人类中,自由基的剂量非常低,与高剂量的自由基有着截然不同的功能,它们充当信号分子,可增强人体对外部应激源的防御机制。因此,自由基就像疫苗一样工作,重复使用低剂量的自由基会增强生物体的抗逆性。

 

因此,在1990年代,有证据表明小剂量的自由基充当细胞中的信号分子。动物实验的早期数据表明,在低氧或其他压力条件下身体会产生自由基,用来向细胞发出危险预警信号,这些信号将被处理并导致系列反应。来自植物生物学领域的类似证据表明,将植物暴露于缺乏水分或大量紫外线的条件下,会产生自由基,从而诱导植物的防御反应。

在2006或2007年左右,我们发现秀丽隐杆线虫中,可以增加自由基的产生,并使这些线虫的寿命更长。这与衰老的自由基理论相冲突,而且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发表这类研究成果的论文。不久之后,许多实验室也发表了类似的研究成果,包括英国伦敦大学的David Gems,美国耶鲁大学的Gerald Shadel和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Siegfried Hekimi。

 

【问】如果正常量的自由基对人体无害,那么抗氧化剂的作用又如何呢?

【Michael Ristow】:这是我们在2009年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抗氧化剂如维生素C、维生素E等可以直接使自由基失活,这就是为什么它们被广泛用作维生素补充剂的原因。

因此,我们与运动生理学组合作,进行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为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提供了可以在任何保健品商店中购买的抗氧化剂,让他们在监督下进行四个星期的运动,每天两个半小时。然后,我们量化了许多参数,包括胰岛素敏感性或人体代谢葡萄糖的能力。 

 

大约50年来,人们就发现经常运动可以改善葡萄糖代谢,虽然目前尚不清楚原因。众所周知,运动会产生自由基,这令人惊讶,因为运动可能是一个人可以使用的最健康的干预手段,而这一难题使我们得出以下假设:自由基的增加将解释运动对健康的促进作用。 

我们观察补充抗氧化剂是否会消减运动对人体的正面影响,事实是:服用安慰剂的人表现出预期的运动对新陈代谢的积极作用,而服用抗氧化剂的人运动后对新陈代谢几乎没有影响。 

 

后来学界也有许多后续研究,但是没有一项研究发现抗氧化剂有任何积极作用,而且许多研究证实了我们的实验结果。

 

【问】为什么所有人仍然认为自己应该服用抗氧化剂?

【Michael Ristow】: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情况变得更糟。 

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柳叶刀》等著名期刊上发表了大量论文,这些研究发现长期服用特定的抗氧化剂如维生素A和β-胡萝卜素会增加死亡率,因此不得不终止研究。但是有一些独立研究已经敲响了钟声,然后在2004年《柳叶刀》杂志上首次发表了大规模的汇总分析,结果表明抗氧化剂的添加提高了许多癌症的发病率,包括肺癌,胃癌,结肠癌等等。 

 

大约六七年后,由克里斯蒂安·格鲁德(Christian Gluud)领导的丹麦小组从公共领域获得了更多数据,他们发现抗氧化剂会增加死亡率。同时,瑞典的马丁·贝格(MartinBergö)研究团队实验数据表明,在小鼠中补充抗氧化剂会增加癌症的发病率和转移率。

 

对于抗氧化剂行业而言,目前的证据非常直接且不利,但是却被广泛忽略。多年来他们的消费量并未减少,但至少没有增加。 

 

这种现象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首先,你可能在学校里就已经知道抗氧化剂是很好的,它们使水果和蔬菜变得健康。其次是70年代和80年代的名人,例如两项诺贝尔奖获得者莱纳斯·鲍林(Linus Pauling)推广抗氧化剂,当然也产生了影响。然后,食品工业需要抗氧化剂,因为所有经过加工和预煮的食品在与氧气接触时都会变质,因此他们必须向食品中添加抗氧化剂,以防止腐烂并使食品看起来更好。当然,该行业不希望告诉你他们将化学药品放入其中,因此他们称其为抗氧化剂并声称这样做是为了维护消费者的健康。 

 

另一个问题是抗氧化剂的类型不同,公众无法区分它们。有直接与自由基发生反应的直接抗氧化剂,例如维生素C,维生素E等,另外还有间接抗氧化剂,它们实际上会诱发氧化应激反应。一个主要的例子是多酚,例如绿茶中的茶多酚EGCG,或是一些使浆果变成蓝色、紫色或红色的化合物,它们都是促氧化剂,因为它们会引起氧化应激反应。因此,这些物质像运动一样在体内诱发抗氧化防御,确实很健康。

 

但是,由于它们全都被称为抗氧化剂,因此普通消费者无法区分,更无法分辨优劣。 我想传达的信息是,抗氧化剂补充剂的最佳案例是像维生素C这样无害的,如果维生素C过多,可以通过肾脏排出体外,而不会造成损害。但是其他抗氧化剂,例如维生素E,维生素A,β-胡萝卜素,可能会成为问题,而且已经被反复证明会增加癌症发病率和转移,引起心脏病发作和缩短寿命。

 

但是我们可以喝绿茶。 

注:茶多酚可以通过调控转录因子的基因表达来影响机体的抗氧化防御系统。动物机体一般通过调控自身抗氧化防御系统,抵御氧化应激对机体造成的损伤,维持自由基产生速率与消除速率的平衡状态。  

此外,抗氧化作用并不是茶多酚对细胞发挥保护作用的唯一机制,茶多酚还能通过影响MAPK、蛋白激酶C等细胞内信号传导通路而有效的促进细胞生长,保护细胞免受氧化损伤。

绿茶真是完美。但是,绿茶提取物我不太确定,因为它们含量过多,这使我们想到了兴奋剂或非线性剂量反应。绿茶提取物中含有大量的多酚,大约是喝绿茶时的千倍,而且由于多酚最终会产生毒性,因此可能会致死。 

 

就像自由基一样,低剂量时它们是好的。但有些特殊情况,例如你在福岛工作暴露于辐射或患有某些线粒体疾病,这时候身体会产生高剂量的自由基并最终造成伤害。同样的事情也适用于多酚等化合物,高剂量时它们会产生大量自由基,并导致肝功能衰竭等。 

 

这个概念被称为“ 毒物兴奋效应”,早在古希腊医学以及数千年前的印度和中国就已经被发现,后来,1570年毒理学之父Paracelsus首次提出了“剂量决定毒性”的著名论点。

 

【问】所以,多酚是健康的因为它们会诱导与自由基相关的应激反应,那它们究竟是如何起作用的呢?机制是什么?

 

【Michael Ristow】:这不是单一的机制,而是许多机制叠加的结果。最相关的可能是Nrf2。Nrf2因子,是一种自由基敏感的转录因子。胞浆中自由基的增加激活了Nrf2,然后它转移到细胞核中并激活了许多防御基因,这些基因可以使氧化应激失活,但是也可以激活其他防御机制,例如DNA修复。 

工作原理是:当Nrf2转录因子失活时,它位于细胞质中。但是,当它与自由基接触时,就会被氧化,从而使其进入细胞核并激活所有对Nrf2具有反应元件的基因的转录。这些反应元件位于控制抗氧化反应的基因的启动子区域,也位于许多其他基因的启动子区域上。

 

【问】这些是用于DNA修复和内源性抗氧化剂的基因吗?

【Michael Ristow】:正是如此。有许多内源性抗氧化剂,例如过氧化氢酶,谷胱甘肽S-转移酶,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等,它们可以让氧化应激反应失活。它们在这个方面与抗氧化剂药丸一样出色。

 

研究人员们偶然发现,抗氧化补充剂对身体有害,而内源性抗氧化剂对身体有益的原因是:使用抗氧化剂补充剂后,身体的活性氧自由基种类就不会增加,这不仅影响抗氧化防御基因,而且影响癌症预防基因和干细胞池的维持等等,所有这些都取决于活性氧自由基信号。因此,对内源性活性氧自由基信号的响应不仅限于抗氧化防御,而且还影响其他方面。

 

从进化上讲,它是对恶劣环境的一种适应,例如,能量缺乏和热量限制会引起氧化应激反应,因此会触发一系列类型的基因尽可能地抵御恶劣环境,这是完全合理的。

第二部分:葡萄糖胺,新的二甲双胍?

 

在访谈的第一部分,Michael Ristow教授反驳了“衰老的自由基理论”,并证明了维生素A和维生素C等抗氧化剂并不是人们认为的那样对身体有益。但是,如果这些抗氧化剂补品不能帮我们更加健康,那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Michael Ristow说,也许答案可以从廉价的非处方药物的防止氧化应激的mitohormetic效应(线粒体毒物兴奋效应)中找到,很有希望有一天这种药可以与二甲双胍抗衡,成为抗衰老药物的宠儿。 

 

【问】我们已经讨论了这种“毒物兴奋效应”,就是高剂量有毒的物质实际上在低剂量时会有所帮助。在您的研究中,有一个词常出现,“ mithohorsis”是指什么?

 

【Michael Ristow】:它是“线粒体毒物兴奋效应”的缩写。

 

在低剂量时,线粒体发出促进健康和长寿的信号,而在高剂量时,则相反。 线粒体中人们最确定的信号是活性氧自由基,但也有其他信号,一些小组开始研究的小肽,如humanin和MOTS-c。还有代谢物,如β-羟基丁酸酯,如果你在进行生酮饮食,线粒体就会产生大量代谢物,β-羟基丁酸酯也有促分裂作用,所以它能向细胞腔隙发出信号,促进健康。

 

【问】随着线粒体变老,开始产生更多的自由基,这会带来问题吗?

 

【Michael Ristow】:虽然较老的线粒体确实会产生更多的自由基,但尚不清楚这是否真的会加速衰老。我认为只有在人工干预下,自由基的剂量才会达到很高。例如,一种人工设置的小鼠模型显示,线粒体突变的小鼠严重衰老。对于人类的例子,可以查看导致过早衰老和癌症增加的数百种线粒体疾病,但是这些疾病非常罕见。 

 

直到最近,有关线粒体活性氧自由基对正常衰老影响的证据还很少。2016年12月,《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了小鼠中自然发生的突变并比较了它们的寿命,与他们的预期相反,他们发现产生更多活性氧自由基的小鼠寿命比产生更少活性氧自由基的小鼠更长,这些小鼠在基因上是相同的,因此,我认为这与我们在研究运动对人体健康影响中看到的结果非常吻合。

 

【问】您是葡萄糖胺(氨基葡萄糖)的支持者,这个化合物是如何引起您的注意的,它的优点是什么?

 

【Michael Ristow】:早在2007年我们研究发现,增加活性氧自由基可以延长秀丽隐杆线虫的寿命。

我们使用一种化合物,脱氧葡萄糖,完全阻断葡萄糖代谢。由于细胞不能再代谢葡萄糖,因此它进入类似于饥饿的能量缺乏状态,并通过打开其线粒体来做出反应。所以我们试着给老鼠注射脱氧葡萄糖,但结果证明它是有毒的,因为在哺乳动物中没有葡萄糖代谢可能是不健康的。美国国立衰老研究所的另一个研究小组也发现了同样的情况。 

 

然后实验室的一个学生说:“为什么不使用葡萄糖胺?” 葡萄糖胺仅能轻微抑制葡萄糖的代谢,并且已知对人体无害。就像细胞正在节食中一样:它仍然激活线粒体,仍然产生更多的活性氧自由基,但是没有达到脱氧葡萄糖的过量水平。因此,我们喂食秀丽隐杆线虫葡萄糖胺,发现它们的寿命变得更长。

 

如果我们同时给它们添加抗氧化剂,效果就消失了,这说明长寿效果是由于增加了活性氧自由基

 

然后,我们用两岁的老鼠实验(相当于人类中的55或60岁),给它们添加了葡萄糖胺,这使得雄性和雌性的寿命都变得更长。该作用在雌性中更强,但在雄性和雌性中均可独立检测到效果。 

 

当我们做这些实验时,华盛顿州进行了一项流行病学研究,收集了88,000人的数据,结果表明,那些定期服用葡萄糖的人的死亡风险降低了约20%。虽然这并没有建立必然的因果关系,只是一个关联,也可能是由于其他因素所致。但是即使在校正了生活方式和运动等变量后,这种差异仍然存在。

 

【问】那么葡萄糖胺已经在人类中使用了吗?

【Michael Ristow】:是的,它拥有悠久的历史。数百万的人使用它来改善关节炎和软骨问题。他们大多是老年人,因为年纪越大,出现关节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但是这类药物是否否真的可以达到目的却值得怀疑。有数百项研究争论葡萄糖胺能否改善关节健康,我不能确定它在关节方面的疗效,但是它在药用安全方面确实有非常出色的记录。 

 

与二甲双胍不同,使用葡萄糖胺没有太大的副作用,这也是爱因斯坦医学院仍在计划中的一项备受瞩目的研究课题。在药物毒性方面,氨基葡萄糖的记录要好得多。

 

【问】您提到葡萄糖胺可以让细胞好像处在节食状态中一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Michael Ristow】:葡萄糖胺可以干扰糖代谢,主要通过干扰用于糖酵解或葡萄糖分解成乳酸或丙酮酸的一种酶来发挥作用。因此,线粒体不得不尝试燃烧其他能源,包括脂肪和某些氨基酸。

 

葡萄糖胺的本质作用是模仿低碳水化合物饮食,细胞被迫激活线粒体以生存下去。线粒体作为细胞的能源中心,在产生三磷酸腺苷(ATP)的同时也产生自由基,这些自由基可以调节细胞其余部分的信号传导。 

 

由于葡萄糖和大多数糖类可以在没有线粒体的情况下进行代谢,因此它们不会引起任何自由基的产生,“线粒体毒物兴奋效应”也不会被激活。这就是为什么高碳水化合物,尤其是葡萄糖是如此危险。如果一个细胞完全不使用线粒体,那么伴随线粒体的压力防御系统的所有诱导反应都将不再发生。

 

【问】葡萄糖胺是否能像生酮饮食一样做到这一点?

【Michael Ristow】:从科学上讲,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需要直接进行比较。

 

实际上,二甲双胍通过阻断肝脏中的葡萄糖生成而起到非常相似的作用。当能量不足时,肝脏会产生葡萄糖,而二甲双胍会干扰葡萄糖的产生,从而导致碳水化合物代谢不足。 

 

【问】说到二甲双胍,您是否认为将有针对葡萄糖胺的TAME试验?

注:这里的“TAME”(Taming Aging with Metformin)指的是二甲双胍抗衰老临床试验。

 

这个项目计划验证二甲双胍在非糖尿病患者身上对寿命的影响,以及它是否会延缓癌症、心血管病、糖尿病和认知衰退的发生。这是一个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预计纳入约三千名70~80岁的老年人(糖尿病患者不在其内),并持续5~7年。(http://www.nature.com/news/anti-ageing-pill-pushed-as-bona-fide-drug-1.17769) 

【Michael Ristow】:应该有,这是一种理想的补充剂,因为它便宜,没有知识产权,可以低成本地大大提高人类健康。每年的剂量大约只需要花费15美元,保险公司和个人的投资回报都将是巨大的。

 

【问】就有效性的证据而言,葡糖胺如何与二甲双胍抗衡?

【Michael Ristow】:秀丽隐杆线虫和小鼠中葡糖胺的验证结果与二甲双胍的大致相同。

在人类中,有证据表明,服用二甲双胍的2型糖尿病患者比不服用二甲双胍的患者寿命更长,但这不适用于普通大众。葡萄糖胺的实验证据是在健康的人群中,这显然是不同的目标人群。 

 

因此,服用二甲双胍的2型糖尿病患者的寿命更长,这是与不治疗糖尿病或服用其他糖尿病药物的患者相比。 

 

可以预见二甲双胍也能延长健康人的寿命,但这有待于临床实验的验证,还没有像葡糖胺这样的实验数据。我完全支持二甲双胍的临床试验,但是我认为,葡糖胺是同样合理的长寿候选药物,如果考虑药物安全记录,它甚至是更好的候选药。

 

【问】糖尿病患者可以使用葡萄糖胺吗?

【Michael Ristow】:这是个好问题。对于2型糖尿病患者,短期治疗可能会稍微增加血糖,但长期治疗却相反,可以降低血糖。我认为这可能是2型糖尿病的有用药物,但目前尚无确切数据可以肯定这个观点,需要在疾病预防性试验中进行研究。 

 

1型糖尿病是截然不同的情况,我不确定葡糖胺对他们是否有效,但无论如何,预防性试验无论如何都不适用于1型糖尿病,因为它们通常在儿童或青春期就患有糖尿病。

 

【问】您是否期望氨基葡萄糖特别预防任何疾病?

【Michael Ristow】:它对新陈代谢有非常明显的直接影响,因此应该可以改善脂肪肝疾病,而且可能体重下降是最直接的现象。由于转向线粒体介导的新陈代谢,我也希望癌症发生率下降,可能对痴呆症的预防也有一定的作用,但是这方面仍然存在很大的疑问。

 

对葡萄糖代谢和糖尿病的影响将直接影响心血管疾病和中风,在这方面的治疗证据要好得多。 

 

但其实这个想法真正想要的是有一种化合物可以针对治疗多种与年龄有关的疾病,而不仅仅针对特定的疾病,二甲双胍和葡萄糖胺补充剂就是这样的药物。因此,我们将挑选45岁或50岁左右的健康人群临床试验这些药物,用来预防60岁以后发生有关老年疾病的情况。

 

【问】但是年轻时不需要开始服药吗?

【Michael Ristow】: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它将对年轻人产生什么影响,因为年轻人通常没有退化性的关节问题所以没有服用葡萄糖胺的药物数据我并不是说这是一个坏主意,但我们的证据来自45岁以上的人群,如果我设计一项研究,可能会找50岁以上的人群,然后看五年内疾病发生率有什么改变。

 

【问】那么,葡萄糖胺还有哪些方面需要我们关注?

【Michael Ristow】:我们不能确定葡萄糖胺是否会延缓人类衰老,但是目前的证据还不错,我认为只要您健康就可以安全服用。

 

我们不了解先前已存在的疾病,但更重要的是,现在应该进行一项关于葡萄糖胺的前瞻性干预试验,以最终获得其是否对人类衰老有影响的确切证据,就像我们做的二甲双胍抗衰老临床试验一样。

 

但临床试验将花费大量金钱,不像那些受专利保护的产品,这个药用于抗衰老也不会获得投资回报。因为药物专利过期了太便宜了,制药公司赚不到什么钱。但是对于健康保险公司以及希望改善老年人健康的个人或政府来说,这是很有益的。

第三部分:预防措施

很大程度上,我们知道如何减轻困扰老年人的慢性疾病:一开始就要健康饮食,并进行大量运动。

 

但是,这些知识并没有为人们带来更好的健康,而且在普遍健康水平不高的老龄化人口的压力下,世界各地的医疗资源也日益紧张。Michael Ristow教授说,我们需要的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的、广泛的预防措施。

【问】在上一部分中,我们讨论了为什么要让细胞依靠葡萄糖以外的其他能源会更好。例如,生酮饮食也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您会建议人们生酮饮食吗?

注:生酮饮食(ketogenic-diet,简称KD),是一个高脂、低碳水化合物和适当蛋白质的饮食,它模拟了人体饥饿的状态。脂肪代谢产生的酮体作为另一种身体能量的供给源可以产生对脑部的抗惊厥作用。这一疗法19世纪用于治疗儿童难治性癫痫已有数十年的历史。

【Michael Ristow】:我不确定。当然认为碳水化合物摄入量占总热量的50-60%的建议是没有根据的,而且可能是错误的,但是我不确定是否应该生酮饮食。

 

尽管其背后的生物化学是有道理的,但问题是,如果遵循生酮饮食,则必须包括很多肉类和流行病学研究中已知的其他物质,这会提高结肠癌和其他疾病的发病率,这是一个左右为难的尴尬局面。 

但是,如果您减少碳水化合物的摄入比例而没有进入生酮饮食的范围,则可以创建相对健康的饮食。我不是素食主义者,我只是认为生酮饮食包含太高比例的肉类,这样带来的健康风险也不低。

 

【问】您提到在2014年的葡萄糖胺研究中看到了性别差异,雌性小鼠从该化合物长寿效果中受益更多,为什么会这样呢?

【Michael Ristow】:当我们在衰老领域进行小鼠实验时,除少数例外,雌性始终比雄性对任何一种衰老诊疗术(化合物药物或基因敲除方法)的反应都更好。

 

延长小鼠寿命的化合物中有95%在雌性中表现更好,尚不清楚原因。

 

有趣的是,这个现象不会发生在人类或果蝇身上,而且秀丽隐杆线虫没有性别差异,它们在正常实验室条件下是雌雄同体,所以这种作用是小鼠特有的。

 

【问】除了葡萄糖胺之外,是否有其他化合物有希望成为老年人的预防药?

【Michael Ristow】:我的实验室和Gordon Lithgow的实验室一直在研究饮用水中发现的锂,两个实验室都发现它延长了秀丽隐杆线虫的寿命。然后,我们与一些日本同事合作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获得了整个日本饮用水中锂浓度的数据,得出结论,饮用水中锂含量较高的地区平均寿命更长,因此饮用水的锂含量与人类寿命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另外,得克萨斯州的另一项研究发表,得到了类似的结果,因此有独立的研究证据表明所有观点都指向同一方向。 

 

因此,这可能对保健品产生直接的影响,人们可能会开始考虑将低剂量锂纳入其中。

 

【问】现在锂还没用做补充剂,对吗?

【Michael Ristow】:自1950年代以来,它就已被用作抗精神病药物,而且剂量很高,这并不是出于恶意,这样做非常有效,但同时也很危险,因为在该剂量的用药可能有毒甚至致命。用药的剂量是在饮用水中发现的10,000倍。 

它不是可以无限摄入的补充剂,因为它在高剂量时会产生毒性,但是有些矿泉水中的锂含量很高。早在我们刚发表论文之后,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山某处的一家矿泉水生产商就联系了我,他们声称有一种天然高锂浓度的矿泉水,此后他们根据寿命相关性将这种矿泉水推向了市场。我认为这种矿泉水不会有害,但它是否真的能延长寿命还不清楚。

 

【问】接下来咱们谈谈您最初是如何进入代谢领域的呢?您对这个领域怎么看?

【Michael Ristow】:我认为这是一个整合了所有器官的领域。没有新陈代谢,生命就无法正常运转,它很好地整合了所有个体器官和许多不同的疾病。

 

我想不出哪一种疾病不会对新陈代谢产生直接影响,同样,没有任何一种疾病不受新陈代谢变化的控制。它是个体疾病和生命过程多样性的主要调节器,我们有机会通过调节新陈代谢的特定方面,达到治疗多种疾病的目的。

 

【问】能告诉我们是什么推动了您的研究吗?

【Michael Ristow】:首先,我总是喜欢质疑既定的概念。这可能是最主要的驱动源,特别是当有明显的问题,但没有人在讨论它的时候。例如,关于活性氧自由基的常识。

 

其次,我的理想是希望从事一些影响人类生活质量的工作。

这与质疑基本概念相距甚远,但在某些情况下,它们异曲同工。例如,质疑抗氧化剂,或寻找安全、容易获得的化合物如葡萄糖胺。  

 

当然,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人们仍然健康的情况下预防与年龄相关的疾病比以后治疗疾病要聪明得多,这是一个双赢。现今社会,个人生活质量极大提高,社会经济运行成本又在降低,因此,我认为此类工作是非常必要的。

 

【问】您认为这个领域未来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Michael Ristow】:当今西方医学中,人们只有在生病后才开始注意照顾自己的身体,我认为这种方法是完全错误的,这种观念必须要改变。我们应该首先要预防疾病的发生,可以通过健康饮食,锻炼和其他方式(例如,进行安全性行为等)来做到这一点。

如果设计出一种模仿健康生活方式的药物或组合治疗,而不是要求每个人一生都遵守所有这些健康规则,就可以让人类健康寿命延长的成功率大大提高。因为大多数人不愿意也不可能一直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人性,虽然我不赞成,但我认为这是事实。

 

我们可以称这些药物为“人体保护剂”,只要确信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可以小到忽略不计或可控制的程度,我认为就是可行的方法。现在还没有几个候选方案,例如有mTOR(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蛋白)调节剂,比如雷帕霉素及其类似物会对免疫防御产生负面影响,因此这些调节剂的使用存在很大的问题。

 

例如二甲双胍,对延长寿命可能有效,但仍需临床证明。还有其他的一些化合物,例如葡萄糖胺,没有确凿的临床证据表明它们中的任何一个确实有效。 

 

还有一个问题,在于这些药品的专利早已经过期,因此制药公司不能通过药物专利并通过临床试验将其投向市场而获取利润。

 

这类药物的投资应该由政府机构,慈善机构或健康保险公司主导,他们可以从长期(例如20年)的角度来考虑,而不是从短期的市场利益出发。

 

【问】那么接下来您有什么计划?

【Michael Ristow】:一个主要方向是研究世界各地植物,例如药用植物中的化学物质,弄清楚能够促进人类健康和长寿的单个化合物。我们已经列了一些研究的化合物名单,对于有些化合物来说,投入市场只是时间问题,而另外一些研究目标我们只发布论文,不会进一步跟进,这是我们目前的研究重点之一。

 

当然,还要研究一些新的途径和靶点,比如控制寿命的转录因子或代谢基因,有的还没有研究,有的还需要重新评估。

因此,我们既在寻找可以作为老年人保护剂的化合物,也在寻找可以去调节的衰老靶点。

 

英文原文来自: 

http://geroscience.com/free-radicals-are-not-your-enemy-an-interview-with-dr-michael-ristow-part-i/    

 

翻译:创新地图团队 

注:我们的寿命多大程度是由基因决定的?

刊登在Science的研究论文“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population-scale family trees with millions of relatives”中,科学家们给出了答案,只有16%。 

结果显示,遗传只解释了样本中人类寿命差异的不到五分之一。大部分的差异都归结于其他因素,例如人们的居住地和生活方式。好的基因可能会使一个人的寿命平均延长5年,但一些环境因素对长寿的影响更大,例如,吸烟能够减去10年寿命。 

这样看来,目前还是只有低碳水化合物的均衡饮食、好的睡眠和锻炼是目前最靠谱的延长健康寿命的方法。期待未来,有效的健康保护药物可以面市。

另外,补充抗氧化剂的朋友们,你关心的答案找到了么?别再被保健品忽悠了哈,有的不仅无效甚至还对健康有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