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多人都在说的NMN到底是什么?真有这么神吗?业内人士详解它的前世今生

0 Comments

最近,在广电系统工作的何女士加了一个微信群,群里大多是医学高知人士,探讨着各种让她似懂非懂的学术问题,其中一个新词NMN不停地冲击着她的视觉,有高知称其为“新生素”;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毕业于医科院校,从事医药25年的陈先生,豪掷5万狂买30瓶NMN胶囊,作为回老家送亲友的健康礼;在搜索引擎里键入“NMN”,跳出来的新闻多与富豪名人相关:香港首富李嘉诚投资它、股神巴菲特看好它,地产大亨潘石屹甚至发过一条试吃微博,称其为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教授推荐的“长生仙丹”……


或许是疫情的全球蔓延让人们对于健康话题无比敏感,或许是直击“抗衰老、延寿命”这一人类恒古追逐的命题,这种被称为NMN的“神药”正迅速蹿红,并引发热议。



后疫情时代,健康成为品质生活一部分





受资本热捧,NMN爆红“出圈”




NMN,全称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合成生命因子NAD+的前体。NAD+分子是细胞保持活力的重要支撑,由于NAD+无法被人体直接吸收,需要通过补充NMN转化。日常的食物中含有少量NMN,但远不够人类身体所需。


七年前哈佛医学院的实验室发现:用NMN提升NAD+一周后,实验室小鼠的寿命延长了30%。22个月大的小鼠(相当于人类60岁)和6个月大的小鼠(相当于人类20岁)在很多肌体关键指标上有着相似水平。南方周末报道称,这项发现使得NMN被视为有延缓衰老、提高身体免疫力等作用。


通过生物酶法等技术,人类可量产NMN原料。2016年开始NMN在日本、美国等国家被制成膳食补充剂,在富人圈中受到追捧,被称为“保健品中的爱马仕”。2018年前后进入国内市场,但少为人知。


纽约一家医美会所里正在销售NMN产品



NMN的“出圈”,爆发于资本市场。今年7月8日,厦门金达威在其天猫旗舰店上架一款NMN产品,上千瓶被一抢而空,并带动了该公司股价在十天内收获八个涨停,市值爆涨78亿。资本市场中“长寿药”概念股应声集体暴涨。


“最近关注这款产品的人太多了,一些从事房产、金融业的朋友,知道我从事NMN产品,都来咨询,还有不少人直接来问能不能加盟销售……”姚铖说。作为NMN产品星泊莉Symbélle的中国区总裁,姚铖最直接感受到了这股扑面而来的热潮。在这波市场热潮的推动下,他已然停不下脚步,每天跑1~2个城市,整月无休。


“疫情之后,感觉身边的朋友对健康更加注重了,很多人找我打听正规购买渠道。”从事医美行业20多年的许卫国告诉记者,因为想“活得更好”,他算是杭州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受我影响,身边十多个朋友尝试着接触了NMN产品。”




尴尬的“身份证”问题



市场如火如荼。电商平台上,上千家NMN商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生产领域,基因港公司宣称,位于宁波余姚的基因港NMN原料工厂已试产成功即将正式投产;另一家上海的医药企业也于5月在绍兴开工建设NMN相关原料工厂。


微商、直销团队,蠢蠢欲动。


中信证券在7月发布的行业研报中称,当前抗衰老保健品NMN市场主流商品主要以进口为主,境内企业目前普遍处于追赶状态,率先布局产品的公司有望分享千亿市场规模。


一批原本从事美容业甚至生物酶原料、医药原料药、化工原料生产的企业,纷纷谋求“入局”。姚铖介绍说,星泊莉Symbélle品牌源自美国,公司在美容、医美行业深耕数十年。4年前基于哈佛大学的研究成果,组建美国知名科学家研发团队专攻抗衰老领域,并于去年实现NMN产品化。而吃到资本市场头口水的金达威,则是一家涉猎饲料添加剂行业的原材料供应商,其“爆红”网络的NMN产品,是由其2014年收购的美国品牌生产。


朝向千亿市场的道路上,也有难言的尴尬。 “爆红”之下,国内NMN产品一直缺乏“中国身份证”:虽然中国是NMN最大原料产地,但NMN在国内并不在食品原料或添加剂名录中,把它用于生产保健食品并不合规。想将它用于膳食补充剂(保健食品),只能选择“出口转内销”的道路——将NMN原料出口,在国外做成制剂后,再通过跨境电商渠道,回流国内市场。



保税仓里的正品NMN发货现场



这给了一些人野蛮生长的缝隙。


“许多不良商家浑水摸鱼,采用副作用很大的烟酰胺、烟酸来冒充NMN蹭热度。有些产品成分表里根本不含一点NMN,但产品宣传里全部套用NMN的功效大势宣扬;有些甚至直接把商品取名NMN,让人哭笑不得。更夸张的,有的电商产品,成分表里竟然写着NMN含量300克,你能想象一个小小的胶囊居然含6两重的原料成分么?”


姚铖曾经尝试去寻找某知名评测机构,对方答复说,可以帮助检测NMN成分,但因为国家没有相关规范,无法形成检测报告。


“对于当下的市场乱相,我们很无奈。”姚铖认为这可能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




呼吁规范行业自律



有学术界人士认为,食用NMN是安全的。


“用于补充NAD+相关的物质,包括NMN、NR(烟酰胺核糖)等,在一定剂量下,目前未发现明显的毒副作用。”营养学专家,美国知名营养公司康宝莱原研发总监姜天安博士表示,NMN是人体内源性物质,随着年龄增长体内NMN合成水平降低,口服补充可以提高NMN水平。


问题在于,人们吃的到底是不是NMN?如何避免买到假冒伪劣产品?


业内人士介绍说:首先,不能购买过于便宜的产品。市场上正规品牌的NMN产品定价在1000~3000元左右。“百元左右的毫无疑问是假货,商家也算准了你不会去检测真实成分。”


其次,我们熟悉的白标(对于一般贸易进口产品要在产品外包装贴上中文标签,简称白标)不适用于NMN产品,由于目前NMN产品只能通过跨境电商渠道购买,不属于白标产品,如果买到贴白标的基本也是假货;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下单前要仔细查看成分表,如果成分表中不含NMN,肯定就是假货了。“有些跨境造假的产品配料表中,会把烟酰胺、烟酸混充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再深入一点,可以研究一下企业的产品序列,如果店铺中只有孤零零这么一款产品,也很可能是贪图赚快钱仓促上马的皮包公司。“最怕的是买到添加化工原料的假冒伪劣产品,给身体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害……”


据悉,为了避免爆发式增长背后带来的产品良莠不齐和夸大虚假宣传,由某知名电商平台牵头,今天在杭州将举办一场“NMN营养补充剂品类规范发展研讨会”。


“一切正当时。”姚铖说,星泊莉Symbélle希望能联合NMN品类相关的行业专家学者、研究机构及检验机构等力量共同呼吁,尽快规范行业自律,推动行业有序发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